常林桑那新闻 >>情感 >>故事:爱上穷小子我主动接济他,他却为颗无价珠宝,跪求我嫁人做

故事:爱上穷小子我主动接济他,他却为颗无价珠宝,跪求我嫁人做

来源: 常林桑那新闻
更新时间: 2019-10-17 01:59:49

应用程序作者:葡萄柚是纯甜的。

大源天启三年后,春末初时,首都徐都怒放。

蓝天映衬下的紫蓝色蓝花楹,像烟雾一样笼罩着徐都城。但是一件奇怪的事情打破了美丽的沉默。

科举考试中新加冕的冠军霍郑明,在科举考试后嫁给了他青梅竹马的赵林欣。可以说有两个快乐的场合。谁想到几天后,霍相争突然发疯了。

一位身材匀称的冠军郎突然衣衫不整,跑来跑去。遇到人时,他拉着手问道:“你看到心脏了吗?你看到心脏了吗?”

人们以为他在找赵林欣,他的妻子没有去过门口,所以他们非常强烈地打电话给她。

看到爱人的病成这样,赵叶感到很难过。她冲进霍争身边的人群,抱住了他。"争,我是心,我来了."

然而,霍相争似乎很害怕,把她推开:“不!不要。你不是我的心,你是赵小姐。”

他们面面相觑,赵大小姐不是赵叶心吗?

赵叶的心发白,泪水顺着脸颊流下:“没有赵老师,我只是你的心。”

这是一个辛酸感人的爱情故事。

霍争曾经是一个贫困家庭的孩子。十年前,南部地区遭受了严重的干旱和自然灾害。这家人搬到了北方,但当他们到达徐都时,只剩下霍争了。

冬至那天,雪下得很大,他快要饿死和冻死了,他遇到了赵老师。赵林欣不仅给他食物,还不时给他钱,这样他就可以读书和成名。

后来,赵家因密谋反对国王而被判有罪,赵玲成了一名正式的妓女。当霍与一个新部门竞争时,他在皇帝面前能赢得的唯一好处就是允许赵离开政府。皇帝感受到了他真诚的心,不仅赦免了赵霖的心,还给了他豪宅和嫁妆。当时这条好消息,广为流传。

“骗子!你是个骗子!”霍郑明突然失去了理智,哈哈大笑起来,粗暴地把赵叶脆弱的心推倒在地。他没看就跑出了人群。

赵聆风看着霍争的背影,转身问他贴身的一页:“昨天我离开的时候,顶尖学者都很好。为什么今天会这样?”

这一页犹豫了很久才说:“夫人,潘小姐昨天来了。她走后,庄师傅错了……”

赵叶气得银牙咬了他一口:“又是那个婊子。我警告过她不要再挑起任何争论。我敢利用我的香和漏洞。这真是一个死亡愿望!”

疯狂冠军郎平一路跑到南巷钱富面前,此刻钱富里外都是人。

仅仅是因为秦品三年来一直是徐都的领袖,他站在千夫最高观景塔的屋檐下岌岌可危。她一手抓着酒壶,另一手抓着护栏。她的外套落在她的脚下,她的乳房半露在外面,在路人的眼中是最美的。

她蒙着面纱的脸蒙着面纱,醉态朦胧,在她黑色的发髻旁边是一个金色的台阶,在阳光下闪烁不定,以不同的方式衬托着整个人。

“品珍,你快下来。不要伤害你自己!”徐都首富钱师傅大腹便便地走下楼,焦虑得像热锅上的蚂蚁。

他自然很担心。不久前,他以1200英镑的高价赎回了自己。你知道,两两银子足够支付一个月的费用。酒吧里最好的服务员只有十几两银子。

就在八天前,一辆大轿子迎接她,但在她进入新房之前,她晕倒了。醒来后,他哭了很长时间,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没有看见任何人。昨天下午,她穿着斗篷,戴着面纱,说她要出去。

钱师傅只觉得她心情不好,真的很在乎她的才华和外表,所以就放了她。但是回来后,我还是关着门不能出来。今天早上见,但这是现场。

钱大师看上去很伤心,气得跳了起来:“如果有人欺负你,告诉我,我要剥了他的皮!”

所有的人都听了这句话,心想,一个不懂的人竟然忍心欺负她,这是多么令人震惊啊!

"哦"屋檐上的美女们掩面而笑,笑声像银铃铛一样散开,散发着迷人的骨头的魅力。她割破眼睛,环顾四周。“是的,是的,你们都爱我的脸,我知道。但是一定有人想毁掉它……”

一阵风吹走了她的面纱,露出了脸上的伤疤,像雪花般的皮肤上盛开的深色花朵。

有人毁了她的脸!令人惊讶的是,人们开始猜测这个人是谁,他有多邪恶。

钱师傅突然意识到,怪不得品珍这些天拒绝见他,还蒙着脸。他脸红了,说:“谁敢碰我的人民?”

我涂了黑漆的眼睛充满了泪水。

钱师傅觉得自己的心要融化了:“宝贝,亲爱的,别难过,我会找名医治好你的脸的。你能先下来吗?”

钱先生一生都在市场上,他第一次在人们面前表现得如此温柔。

品贞摇摇头说:“钱大人,你知道我不是真的想娶你。嫁给你只是因为你有我想要的。你因为这张脸嫁给了我,现在它被毁了。我真为你感到羞耻。”

“如果我今天去,你去找林妈妈,她有我的嫁妆,有权得到我对你的补偿。”

钱师傅挥挥手说:“在我娶你之前,我就知道你的心属于你。但是我真的很喜欢你,即使你不让我碰你,我也愿意抚养你。既往不咎。”

“你可以治好我脸上的伤,但我心里的伤是治不好的……”品真悲伤地看着钱师傅,悲伤一般会溢出每个人的心。

现场已经有人摩拳擦掌去找出那个伤了她的心并殴打她的人。

“嗯,是谁对你做的?告诉我,你不能让人们无缘无故地欺负你!”钱师傅摔倒在地板上。产品联系人垂着眼睛低着头,似乎不想说。

但是人群中突然传来一个声音:“心!心!”人群回头看了看声音,发现披着长发的冠军郎正盯着屋檐上的人。

品真也看着冠军郎,眼里含着泪水,嘴唇明亮。他优美的声音似乎仍在舞台上唱着江南曲调。她说,“既然你在这里,那就告诉大家我们的情况……”

一年前,品真仍是一件价值数百金的钱红楼的顶级表演者,也是史静杜旭公子争夺的名妓。

有一天,我出去为户部部长助理李勋爵参加一个家庭晚宴。在回洪倩大厦的路上,我遇到了被几个歹徒殴打的霍·郑明。

品真坐在轿子里,看见霍相争弯腰躺在几个人中间。他的拳头落在背上,但是他手里拿着的那卷画一点也没有损坏。手拿着卷轴,手指关节清晰,白色细长,是读者的手。

品真一向尊重这位学者,并要求卫兵停止殴打。钱红楼林的母亲指派了品真的警卫,他是一名训练员,在几分钟内就逃离了歹徒。

霍·郑明从地上站了起来。绿色的毯子上覆盖着灰烬,但是他的表情没有表现出任何惊慌。他站在离轿子一步远的地方,一本正经地向轿子里的货物鞠了一躬:“我要和你争论,谢谢你的帮助!”

品真是个妓女。习惯了海浪,他忍不住问他:“霍大师,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事实上,这是一个不必要的问题。妓院里妓女的轿子前挂着一盏红色灯笼,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。一个有眼光的人一见到她就会知道她的身份。

霍相争的表情没有变:“我只知道那个女孩救了我。”

品真的贴身女仆红颜指着霍相争怀里的画卷说:“既然我知道我的女儿对你很好,我最好把这张画送给我的女儿作为感谢礼物。”

霍郑明看到品真没有说话,就把画递给了虹燕。他清晰的声音说:“那些人只是想要这幅画……”

“那你为什么不给它?”

霍郑明脸红了,回答说:“他们对画中的人不尊重。自然,他们不能给它。如果你画得像一个人,你必须遇到珍惜它的人。”

品真认为这个男人很迂腐可爱。正当我要说什么的时候,虹燕“啊”地说,“这幅画真的不能给那些登徒子!”

说完后,她上了轿子,把打开的照片递给了品珍。品真明白她刚才说的话,因为那是她自己的照片。

她问霍辩,“霍先生认识画中的人吗?”

霍辩答道:“我不知道。我的未婚妻云娘陪我去北京参加考试,却发现自己病得很重。为了筹集治疗费用,她摆摊卖画。这幅画是别人口述的,我从未亲自看过。”

我透过珠帘看着他。他相貌英俊,精神丰富。当谈到生病的妻子时,除了他们深深的爱,他们不禁被他深深的爱和忠诚所感动。

她从头上拔出一个金发夹,递给车窗帘。“既然如此,我就买这幅画。谢谢你照顾它!”

直到轿子远去,霍郑明才明白品真最后一句话的意思。人群中有人喊道,“孩子,你很幸运。就在那时,那个人是洪倩娄勤平镇的头号人物!”

那天晚上,品真收到了霍郑明客户的感谢。江南人经常吃的是一盒绿色的水果和坚果。它又酸又甜又美味。

里面有一张纸条,写了几句感谢的话,留下了一个地址,希望她有机会过来坐下。漂亮的字体一定是来自一个女人。

我认为云娘一定是一个炫耀自己美丽又聪明的女人。我也想起了兰芝玉树、霍相争的样子。我心里非常羡慕。所以让虹燕跟着地址走,再寄些钱来。从长远来看,他们认识了。

梅雨季节就要到了。品真坐在铜镜前,摆弄着卖金兽的香,念叨着:“雨下得真大。真烦人!”

红颜的黑白眼睛转来转去说:“姑娘,你今天必须有空。你为什么不去霍先生的地方看看?前几天送画的时候,他还说云娘的病好了,他想请姑娘说话。”

品真温柔地看着墙上新裱的一幅美丽女子的照片。这是霍·郑明为感谢她捐赠的照片。应品真的邀请,他来到洪倩楼看她跳舞并为她画画。

这幅画中的美人,红唇白牙,明亮的眼睛和鲜红的舞裙,比雪衬得越来越多。她轻快地跳舞,微笑着,像画中的真人一样环顾四周。

当我看着这幅画时,我想起了霍相争那天在观众中的羞涩。他不敢直视她,我不知道是因为她的美貌过于咄咄逼人,还是因为她眼中的魅力过于耀眼。

红颜直言不讳:“小姐,霍大师画得太好了。要不是你在我心里,我怎么会这么娇嫩!”

产品接触咬嘴唇,聚集在眼睛下面。她的心思,红颜明白,她也明白。从她第一次看到霍相争到现在,她对他的感情已经从最初的欣赏偷偷变成了钦佩。

是的,她珍惜他的才华和外表,以及他爱的人。

起初霍主张,等待产品也是相对遥远和冷漠的。

品真第一次没有事先通知就去了霍相争的住处。他悄悄地和乔装打扮的虹燕一起去了。

因为没钱,霍相争住在客栈的柴房里。云娘背上有痈疽,需要每天清除。

品真去的时候,霍郑明正专心地为云娘剥腐肉。他好看的脸没有表现出厌恶。

她的出现丝毫没有扰乱霍的争论,他的眼睛也没有过多地盯着她。我只是轻轻地把自己介绍给云娘,然后把他们留在房间里,在后院的炉子上给云娘煮汤和吃药。

红颜从未见过一个男人如此冷落她的女孩,愤怒地骂:“这本圣书去哪里了?恩人来到门口,甚至没有流口水!”

云娘抓着她生病的脸抱歉地说:“小姐,我不怪你。我脸皮薄,不多说话,但我们会记住你的好意。”

品真急忙支持她说:“我只是钦佩你的好意。我举起一根手指,什么也没做。我不配。我们今天冒昧打扰了您。”

之后,他留下一些钱,离开了。

转眼间一个多月来,产品接触经常让红颜过去照顾,也经常给他们。

她偶尔也去,霍郑明开始和她说话,但她很投缘。霍先生认为,慢慢地,读者的眼神会有所不同。直到品真向他要画,他才站在舞台下,有点紧张。

品真那天跳的古歌是《问朗新》。随着舞曲的开始,开始有点僵硬。随着旋律的变化,她看着他的眼睛,变得更加大胆和热情。

第二天,他送来了这幅画,并写下了题词:"北方有美丽的女人,她们在照看城市和乡村。"

平镇手里拿着照片。她高兴得闭上了嘴。霍争的样子一个接一个闪过她的脑海:他被打了,他在煎药,他在温柔地安慰那个女人,他用红笔小心地描绘她的眉眼。

我希望我能有一颗心和一颗心,白色的头永远不会离开。这是世界上每个女人的愿望,品真也是。

红颜曾经问她为什么要帮助霍相争。她说那是因为她嫉妒霍相争和云娘的感情。事实上,事实并非如此。她撒谎了。从一开始,只有霍的争论打动了她。

渐渐地,她忍不住想看霍相争。就像今天一样,当红颜随便说的时候,她高兴地出去了,好像她收到了圣旨。

然而,她一直很骄傲,不愿意被人看穿。她一路反复练习霍相争来隐藏自己的思想。

只有当她到达时,她才意识到她没有机会说话。云娘的情况越来越糟,高烧不退。她躺在床上,迷迷糊糊地说着废话。霍相争在床边,拉着她的手,红着眼睛流泪。

看到品珍,他突然跪在她面前,连连磕头:“品珍姑娘,求你救救云娘。现在只有你能救她!”

原来,云娘病得很重。这并不是说没有治疗这块石头的药。徐都首富钱王有一颗菩提珠,可以救她一千年。然而菩提是有价值的,钱师傅是个商人,所以他不会无缘无故地把它给一个穷书生。

不知钱师傅从哪里得知霍辩和品真走得很近,所以他提出了一个条件。

品真问:“条件是什么?”

霍辩说:“钱师傅想把你当妾。只要你愿意嫁给他,他就会用那颗千年菩提珠作为嫁妆……”

从那以后,品真就不听了。她的头嗡嗡作响,许多人和事涌上她的心。

品真曾经是一个书香门第的女儿。当她十岁的时候,她是家里唯一一个和一个老仆人一起逃走的人。一位老人和一位年轻人乞求食物进入北京。老仆人很快就在这座被毁的寺庙里饿死了。她很幸运被一个家庭收养,成了这位年轻女士的掌上明珠。

后来,收养她的家庭遇到了困难。男人被斩首,女人成了妓女。她跟着她进了妓院。

虽然她是个妓女,但她的性格仍然存在。这些年来,当她存了足够的钱赎回时,她一直在考虑找一个情人结婚。钱王虽然有钱,但他只是贪恋她的美貌,不是情人。

霍·郑明看出了她的犹豫,知道她处境艰难。他改变了语气:“平小姐,我太唐突了。只是云娘对我很好。如果她去那里,我的生活将没有安宁!”

品真看着他,心中涌动着成千上万的话语。她想对他说,如果你想救某人,我会帮你救他们。但是霍朗,如果我去了这里,我就再也没有机会和你在一起了。

但是她不会说话,她知道他很有才华,他进入这个部门只是时间问题。她只是一个拥有百万嘴唇的妓女,她没有资格和他再婚。

云娘有点清醒,她转向拉霍争辩道:“争,你不用对品贞姑娘那么苛刻,你先走,我有话要对她说。”

霍相争犹豫着要出去,产品联络信号红焱也出去了。她在云娘的床边坐下说:“不是我不想救你,而是我不想嫁给钱老爷……”

云娘和蔼地摇摇头:“我知道,因为你喜欢的是争论。”

品珍的眼睛红了。

云娘抚平手腕上扭曲的银手镯,拉起针珍的手替她戴上。“他原本是我父亲的学生。我父亲临终时把我托付给他。我不知道我是否爱他。”

“我自己的身体,我知道,可以抗衡心灵的沉重,如果他得不到菩提珠,连这种生活都不舒服。我不珍惜我的死亡,我担心我的死亡会成为你们之间的障碍。”

“这样,我有一副药可以让你装死。当你得到菩提珠的时候,吃这种药。它会帮助你逃脱。先拿着这个手镯。如果我没死,我会亲自娶你。如果我死了,给他看手镯,说这就是我的意思。他一定会按照我的意愿嫁给你。”

说完,云娘又昏昏沉沉地睡着了。品珍默默地揉了揉旧银手镯,坐了一会儿,起身离开了。

回到洪倩铁塔后,林的母亲来到她的房间谈论赎回的价格。

林的母亲很久以前就知道她和一个穿白衣的学者的交往,起初她哄道:“女儿,你要睁大眼睛,不要让忘恩负义和善变的人欺骗你。”

针珍看了一眼林妈妈,她脸上满是珍珠和绿宝石,冷冷地说,“妈妈,别担心,你女儿不笨。这么多年来你一直努力抚养你的女儿,你绝对不会受苦。是钱师傅想赎回我。你可以要求它。”

很快,她的结婚日期就确定了。与普通的青楼女子不同,她嫁给了徐都最富有的男人,像一个好家庭的女人一样,选择了美好的一天,等待着在钱红楼结婚。

为了表示诚意,钱师傅提前把嫁妆送给了钱红楼。

品真让红颜把菩提珠送到霍相争的住处,而她在洪倩楼喝着那包假死药。然而,没有假死的症状。他只睡了十天。醒来时,钱师傅的轿子已经到了洪倩铁塔的楼下。

在去钱府的路上,品尝牧师味道的轿子遇到了一队锣鼓喧天的队伍。伴随着同样喜庆的唢呐声,品贞忍不住抬头,却看见霍郑明,穿着快乐的西装,坐在高高的马上,被队伍包围着,后面跟着一辆快乐的轿子。

从钱红楼醒来的那一刻起,品真就知道自己被骗了。只是她不知道是云娘骗了她,还是他们一起欺骗了她。

现在看到霍相争要结婚,想必他们俩都有一份。她把照片抱在怀里递给虹燕,让她把它还给霍郑明。

虹燕回来了,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。她很生气,保持沉默。直到开幕式,血才溅了出来。(这部作品的标题是《花与花之间的错误》。作者:柚子是纯甜的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[关注]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。

  • 上一篇:OPPO Reno Ace发布:首发65W超级闪充,
  • 下一篇:20万拿下合资大6座SUV!它有你从未见过的“黑科技
  • 栏目资讯

    Copyright 2018-2019 remotiviert.com 常林桑那新闻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