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林桑那新闻 >>社会 >>小伙辞去翻译工作织毛衣 网友:想起小时候的“妈妈牌”

小伙辞去翻译工作织毛衣 网友:想起小时候的“妈妈牌”

来源: 常林桑那新闻
更新时间: 2019-11-02 15:37:47

原标题:火!年轻人辞去翻译工作去织毛衣

潘瑞斌正在现场织毛衣。

直播"面条针织毛衣"有趣的视频。

最近,一段关于颤抖的“仙女行动”视频引起了每个人的兴趣:一个相貌英俊的年轻人用“面条织毛衣”逗得许多网民一个接一个地笑着称赞,而其他人则留言:“让我想起小时候穿妈妈毛衣的日子。”

扬子晚报记者牛子了解到,这个年轻人是来自广东汕头的潘瑞斌。他原本是一家外国公司的日本翻译,但因为梦想,他在2010年辞去了高薪工作,开了一家网上商店。他也是手工毛衣的制造商、设计师和模特。

像这样创业

我想念我小时候妈妈织的毛衣。

外国公司翻译辞职回家,成为一名织布工

2008年,刚刚大学毕业的潘瑞斌在一家外企找到了一份日语翻译工作,收入和生活相对稳定。潘瑞斌来自广东省汕头市。他的父母对他的工作非常满意。他们认为做翻译工作能带来好的收入和面子。

然而,2010年,24岁的潘瑞斌决定改变自己的生活轨迹。他辞掉工作,回到汕头老家做“织布工”:开始创业,制作手工毛衣。

潘瑞斌告诉牛子新闻记者,针织毛衣一直是他的爱好。潘瑞斌的妈妈是手工编织毛衣的专家。多年来,她一直从事针织服装加工业。从我记事起,潘瑞斌就知道他家乡的阿姨们经常和妈妈一起织毛衣。潘瑞斌6岁时学会了这种手艺。当他10岁的时候,他可以和他的母亲和姑姑们一起织毛衣。

“我每天都帮助妈妈织毛衣,然后我发现我喜欢这项技术。”潘瑞斌告诉牛子新闻记者,手工编织行业仍处于黄金时代,他家乡的许多女性都从事这一行业。

然而,这并没有持续多久。随着机器编织的普及,手工编织行业逐渐衰落。潘瑞斌妈妈织的毛衣看起来也很旧,不时髦。慢慢地,家里的编织生意变得越来越少,母亲和姑姑们编织在一起的盛况不复存在。"我大学毕业后,他们无事可做。"

看到他最喜欢的手工毛衣即将被时代抛弃,潘瑞斌想到小时候不能离开的"妈妈品牌"毛衣,感到很不舒服。“当时,我觉得手工毛衣的衰落很遗憾。我想拯救这个行业。”就在这时,网上商店开始兴起,潘瑞斌开始想,"我们能通过互联网卖手工毛衣吗?"他试图注册一家网上商店,挂了几条自己编织出售的手工围巾。结果是一笔好买卖。潘瑞斌意识到互联网可能成为手工编织行业的生命线。

起初,潘瑞斌考虑平衡他在外国公司的工作和网上商店的运营。“当时我很忙。我在工作时开了一家网上商店。那时家里没有电脑。下班后我去网吧看商店,直到晚上十一点或十二点才回家。”但是随着订单的增加,潘瑞斌的精力开始耗尽。他必须认真考虑是否要辞去在一家外国公司的工作,专注于手工毛衣。

到2010年10月,潘瑞斌的网店订单越来越多,下班后的空闲时间对他来说根本不够。他计算出,一个月底,网上商店的收入高于工资。结果,潘瑞斌下定决心,辞去了在一家外国公司的职务,开始了自己的商务旅行。

理想和现实之间有差距。

创业时,我怀疑自己最初的选择。

潘瑞斌的决定遭到了全家人的反对。他的父母经历了手工毛衣从繁荣走向衰落的过程,知道在现代复兴这个行业有多难。

潘瑞斌最初的想法是带头从家乡招募阿姨,这样她们就可以学会编织毛衣的手艺,并通过互联网销售。然而,理想和现实之间总是有差距的。首先,有人才的问题。阿姨的水平参差不齐,有些人的技能生疏了。潘瑞斌不得不让他们先试着织一批毛衣。这些毛衣不能卖,但是它们很贵。

同时,这件毛衣的售后也让潘瑞斌有些焦头烂额。由于潘瑞斌是手工制作毛衣,所以他根据顾客提供的身高、体重、周长等数据进行设计制作,并自然承担了后期修改的责任。当顾客指出毛衣有点不合适时,潘瑞斌需要根据要求进行修改,直到对方满意为止。一批毛衣修改超过十天也很常见,生产效率自然达不到标准。“有时当顾客心情不好时,他们会批评和抱怨。如果这种情况太多,他们会受到感情上的伤害。”潘瑞斌回忆道。

从2013年到2014年,潘瑞斌的职业生涯陷入低谷。那段时间,他的生意一直很差,这让潘瑞斌怀疑自己的决定:“我们的毛衣真的有问题吗?我不适合这样吗?”

就在潘瑞斌沮丧的时候,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他能够和其他网上商店的老板交流。“直到那时,我才意识到我的网上商店有很多缺陷。最致命的是照片极其丑陋。”潘瑞斌告诉牛子新闻记者,解决了这个问题后,生意又有所好转。而他本人,也开启了“学习”之路。

潘瑞斌的“学习”是指参加一些培训课程,学习与网店经营相关的专业知识,与同行交流经验。

“现在,我每个月都出去学习。我们应该让自己了解整个市场的特点,找出我们管理中的问题,并思考前进的道路。”潘瑞斌告诉牛子新闻记者,从2015年至今,他走遍了深圳、广州、上海和杭州,从未停止学习。

如此受欢迎

现场直播:从网上店主到网上红抖声音

长期以来,潘瑞斌的核心团队只有三个人。在商店里,他既是老板,又是模特和时装设计师。事实上,潘瑞斌已经有一天没有“在学术上”学习设计了。他制造时尚好看毛衣的能力也与他善于自学的特点密不可分。

很多人提到手工毛衣时仍然觉得“土”。手工的卖点不足以让人一见钟情。吸引注意力的关键是好看。”潘瑞斌说:“人们订购时只能知道你的产品是手工制作的,因为它看起来很好。因此,我们现在制作的款式会更时尚,材料也会更好,这与以前的不同。”为此,他经常浏览一些时尚网站,观察一些国际品牌的服装,看看他们都用什么颜色搭配,可能用什么样的图案。

“我会自己弄清楚我们是否可以手工制作这些图案,以及我们可以根据它们进行哪些创新。”潘瑞斌告诉牛子新闻记者,毛衣款式比普通服装更难设计,需要更多的实践经验。“其他衣服你只需要设计,不需要做。手工毛衣不同。如果你不会编织,就很难设计它们,因为你不知道这些图案是否可以手工制作。”

虽然网店生意兴隆,但潘瑞斌并不满意。他一直试图将手工毛衣与时代潮流结合起来。在一次交流活动中,有人向他推荐了颤音平台,这让潘瑞斌陷入了沉思。

他采取实验的态度,注册了一个颤音账户,并发布了几个关于手工毛衣的视频。结果出乎意料地受欢迎。

这一事件改变了潘瑞斌的想法:“从那以后,我觉得我应该尝试任何新的东西。现在我们都朝着短片的方向前进,所以我们必须跟上潮流!”结果,潘瑞斌开始用心操作颤音账户,有时会出版一些手工编织毛衣的教程,有时会出版一些有趣的视频,比如“用面条编织毛衣”。目前,他的两个颤音账户分别有166万和103万粉丝。

这个计划

用传统技术和现代传播手段继承梦想

尽管潘瑞斌生意做得很好,但他从未忘记继承这项技能的梦想。

他想招募年轻人到这个城市工作,但结果并不令人满意。2018年8月,他在汕头市开了一家工作室,试图招募新人。“他们不知道如何织毛衣,也不知道产品是什么样的。没有接触外部世界的经历,他们只能纸上谈兵。”这一尝试被挫败后,潘瑞斌关闭了他在市中心的工作室,并把它搬到了镇上一个稍微偏远的地方。直到那时,他才招募了两个新人。

花园里生长着许多从未播种过的东西。随着其在互联网上的流行,潘瑞斌和他的手编越来越受到网民和媒体的关注。今年3月,潘瑞斌受到中央电视台“为好运开门”节目的邀请,使他能够在更大的平台上展示自己的作品和工艺品。潘瑞斌在节目中说:“在针织毛衣上男女没有区别。如果你喜欢什么,你应该用心去做,然后尽力而为。”这句话为他赢得了热烈的掌声。

目前,潘瑞斌家乡的50多位阿姨负责手工毛衣的生产,包括和母亲一起工作的老员工和新招聘的成员。潘瑞斌告诉牛子新闻记者,他们在晚饭后的业余时间都按照他的设计织毛衣,这不会耽误他们的正常生活,也能得到相应的报酬。“我希望通过将传统技能与现代通信技术相结合,越来越多的人将会关注和喜欢手工编织,这种技能将会得到传承和发扬。”潘瑞斌说道。

牛子新闻见习记者周碧莹照片

(编辑:张华伟、罗宇)

河北快三投注

  • 上一篇:父亲:伊瓜因对重回河床持开放态度,我也希望他回去
  • 下一篇:歌舞飞扬 献礼国庆
  • Copyright 2018-2019 remotiviert.com 常林桑那新闻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